喜谈华君武的内部讽刺画

西丁

华君武同志是我国著名的漫画家。早在抗日战争时期他就以漫画这一锐利的武器,对帝国主义和反动派做过辛辣的嘲笑和无情的打击,尤其是在他笔下的蒋介石,更是凶态百出,他的讽刺画的威力,使敌人恐惧,是人民痛快。

华君武同志是个很勤快的艺术家,产生的作品很多,话题涉及范围也较广,诸如国际政治讽刺画,人民内部讽刺画以及幽默漫画等,都为读者所熟悉和喜爱。他是经常以漫画来向社会发言的。

近几年来,不断在《光明日报》和其他报刊上读到的华君武同志的关于人民内部的讽刺画,觉得很有意思,我想在这里专门谈谈他的内部讽刺画。提到“讽刺”有人会觉得对敌人的讽刺是没有问题的,而对人民内部似乎就很难办了。其实毛主席很早就告诉我们:“我们是否废除讽刺?不是的,讽刺是永远需要的。但是有几种讽刺:有对付敌人的,有对付同盟者的,有对付自己队伍的,态度各有不同。”(《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就说明,人民内部的讽刺漫画是应该要的,问题是如何使用。华君武同志的讽刺画,就是遵循着毛主席知道的精神的。他使用的讽刺武器既准确而又有分寸,恰倒好处。虽是讽刺,但都以规劝的态度、关心人的心理为前提的。因而能收到好的效果,使有类似毛病的人也感到他批评得有道理,愿意受他的“敲打”,乐于在他的幽默善意的讽刺下,有所领悟,或者有所自发而引起警惕。这样的讽刺,应该说是积极的,是促进社会主义建设有力的武器之一。

华君武的漫画,取材的范围比较广泛,他的观察也是非常锐利的。他善于从复杂的社会生活现象中,发现和提出新的问题,找到新的题材,“言人欲言而未言者”,尽力在作“人人意中有所有,人人笔下之所无”的东西,有些看来似乎是习以为常的现象,往往经他一语道破,就很能发人深省,诗人感到痛快异常。例如他的画的讽刺那些不尽兴调查研究、不看对象的主观主义者的《公牛挤奶》;强调客观原因的《不会摇船怪河湾》;脱离实际的《洗脸盆里学游泳》;一个吹笛,一个捂眼的《科学分工?》等等,这些涉及人们思想方法,工作方法方面的讽刺画,很受读者欢迎,而且这些画题以前也是很少见的,这不能不说是讽刺画方面的新的路子。

问题提得好还不等于是艺术,还要表现得好。这样的讽刺画才能感染人,才能显现出讽刺的力量,然而这种力量优势蕴藏在讽刺画的幽默和可笑之中的。华君武同志的讽刺画就大量产生着幽默和笑的因素,而且这种笑料不是漂浮在生活表面上的东西,而是在解剖生活,过滤生活,揭示生活中的矛盾,这是搔到了生活的痒处的,因而它使人笑了以后能从中受到启示和教育。举《冒火》这幅画为例,画面上的人要擦火柴抽烟,可是怎么也擦不着,真使人“冒火”,一盒火柴擦光了,还是擦不着,嗳!有了!把烟借头上“冒的火”当火柴一点,不就“着”了么?!人头上冒火,这显然是夸张,是虚构,但是有些火柴质量不好,会急等人“冒火”。这也是实有的事。因之这幅画是合情合理的,是会使在生产中不重视质量的同志引起深思的。

华君武同志的讽刺画受人们喜爱,也是与他的画有很浓厚的中国风味这一点分不开的。从它的内容的构思到形式的表现,都吸取了不少我们民族传统的东西作为养料,常采用人们熟知的民间谚语、成语、比喻等作为创作素材。运用传统写意画的简练手法,寥寥几笔,神态毕露,很适合读者的欣赏胃口,因而使人们感到亲切,易于接受。

 

                                                           (原载1962年12月8日《西安日报》)

                                                -----摘自《华君武》人民美术出版社2001.9

来自: 日期:2015-04-02 13:57:39
返回上一页

西丁 ©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