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与科普

西  丁

我是个美术工作者,对于科学,说实在话,我是门外汉,一窍不通,从来没有想过我和科学还会有什么关系。去年省科协要举办科普美展,约我画些科普漫画,盛情难却,我虽然答应了,但怎么着手?怎么画?却是茫然的,可以说是“老虎吃天——无处下爪”。我想,既然我在科学的门外,何不进得门去看看呢!我借来一些科学普及方面的书籍和杂志,一看就半个月,一下子把我吸引住了,真是爱不释手,借了一批书刊又换了一批书刊,我浏览和翻阅了一百多本书和杂志。可以说这些书是引人入胜的,就象小说一样使人废寝忘食。我感到,科学这门工作不仅是非常严谨的、一丝不苟的,而且它还是非常生动的、有趣的、富于想象力的工作,绝非一件枯燥无味的事情。不然,为什么有的科学家象着了魔似地去钻研它,迷上了它,可能有这种原因吧!不过,门外的人没有接触它,就无从体会其中的滋味罢了!

我贪婪地、如饥似渴地浏览了许多科普知识书刊,看到了许多生动有趣的事情,我的兴趣浓极了,激起我很大的创作热情,使我产生这样的结论:科学是漫画的新天地,一点也不夸张地说,很值得漫画家们大画特画的。所以在半个月时间里,我收集了许多素材,构思了五、六套组画,又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我连编带画出了“不是怪事”、“并非奇谈”、“世界动物运动会冠军赛”三套组画,共二十多张彩色科普漫画,在省科普美展上展出,并获得一等奖。其中两套“并非奇谈”和“世界动物运动会冠军赛”参加了全国科普美展。后来,“少年科学画报”、“知识就是力量”以及广东、陕西等报刊相继来约稿,使我感到很惶恐,觉得自己这几套东西并不成熟,水平很差,竟能受到大家的喜爱,我想主要是说明了漫画与科学的关系,说明用漫画来表现科普的科普漫画是一种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

科学是具有强烈的浪漫色彩的。那么科学是浪漫,漫画也是浪漫。浪漫的内容,用浪漫的形式去表现它,岂不是很协调和统一的吗?!“浪漫”二字容量很大,能巧妙地使思想在一个广阔的原野上驰骋,不那么受局限和束缚,它富于想象,富于联想,富于幻想。如郭老在“科学的春天”里所说的那样“请你们不要把幻想让诗人独占了”。是的,科学家应该幻想。如果没有幻想,没有希望象小鸟在天空飞翔的念头,就不可能有今天的飞机;如果没有“嫦娥奔月”的愿望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宇宙飞船登上月球;如果没有“千里眼”的想法,就没有高倍望远镜;没有“顺风耳”的想法,就没有今天的无线电报……等等多极了,只有发挥想象,科学才能出成果。漫画也是这样,如果只能如实描写,不照葫芦就画不出瓢,你不会象科学家那样发挥你的想象力,那你的漫画一定是不“漫”的。只有善于联想,漫画才能出作品。如果一个科学家、漫画家不会幻想,不会联想,如果你身上没有这种“细胞”,你就别搞这工作好了。当然,又如郭老所说“既异想天开,又实事求是”才是。所以科学与漫画在思维方面是有某些类似的、有某些共性的。都具有“漫”的这个特点,都是要富于想象力的。自然,不是说别的工作,或别的画种都是不动脑子的,不需要想象力的,这不过是比较而言,想强调一下它的特性罢了。

科学本身是非常生动和有趣的。大自然是如此浩瀚无边,五花八门,千变万化,错综复杂,人类现在认识到的东西,可以说只是沧海一粟,无数的事物有待于科学家去认识,识破它的秘密,找出它的奥秘之所在,让大自然为人类服务。那些未被认识或正在被认识的东西,那一定是多么奇特,多么奥秘,多么生动,多么有趣,多么引人入胜。作为科学普及的宣传,漫画也是一种很好的工具。一提起漫画,大家总觉得是讽刺,其实这只是漫画的功能之一,功能之二是他的“幽默”,这也是它的擅长。因为漫画是非常生动有趣的一个画种,是别的画种所不具备的。用漫画做科普宣传,使其既有科学性,又有趣味性,把科学富于趣味之中,加强宣传科学的艺术感染力,我想不管大人、小孩都是喜闻乐见的,我们从《科学画报》等杂志报刊中看到大量用漫画来表现科技题材的画中,就可找到证明。

以上所谈的漫画之所以浪漫,漫画之善于幽默,不外想强调一个问题、就是科普漫画的趣味性。当然,科普漫画首先应具备科学性,它应该是有科学的内容,是宣传科学的漫画,不然就不叫科普漫画,而叫别的什么漫画了,再者,漫画必须有艺术性。但漫画的艺术性是什么呢?我想应主要是指他的趣味性来说的。就是让人看了这篇漫画后觉得很有意思,很俏皮,很有趣味。引起读者兴奋、发笑之余又获得了知识,这就说明达到艺术目的了。当然,科学普及的漫画还要有通俗性,没有通俗性就很难有趣味性,八股文章是没有多少趣味性的。因此,漫画的趣味浓不浓,味道长不长,这是衡量漫画作品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志之一。是漫画作者要探讨的,发掘的、努力追求的。这一点恰恰是创作较棘手的问题,是漫画作者每每苦恼的问题。要有所创造和突破也不是轻而易举的,必须付出辛勤的劳动。

漫画有它自己的特点,有它独特的表现手法。如夸张、比喻、对比、象征、虚构、变形、人格化等,或者单刀直入,或旁敲侧击、或出人意料、或利用矛盾,或轻描淡写、或着力刻画等等,手法是很多的。这些手法用得巧妙和得当,对科普漫画的艺术性,趣味性起着关键的作用。

我在收集素材中,收集了好几十种“科学珍闻”式的创造发明和世界先进技术的新产品。我想读者一定怀着很大的好奇心想知道这些东西。但怎么用漫画去表现它呢?我就运用了“矛盾”的方法。就是从素材的矛盾状况中,而不是从矛盾已经解决中去表现主题。利用新旧的矛盾,利用新事物和人们老眼光之间的矛盾来揭示主题,揭示新事物,说明新事物,新的科学的出现并不是“奇谈”,并不是“怪事”,而是活生生的现实。如“并非奇谈”一组画中

没有火的炉子——微波电灶,

没有刃的刀——低频声波剔肉器,

没有网的渔船——光、电、泵无网捕鱼船,

没有刀的手术刀——激光手术,

没有司机的汽车——智能汽车,

没有人体的人体——机器人,

没有肉的肉食厂——人造肉食厂,

没有弦的琴——电子琴,

没有指针的手表——数字显示或电子手表,

没有眼镜的眼镜——光学角膜镜片,

………………...。

另一组“不是怪事”中也运用了“矛盾”的手法,如:

轮船跑在地上——海陆两用汽塾船,

庄稼长在房上——无土栽培学,

工厂建在海上——工厂轮船,

地球挂在天上——在月球上看地球。

烟筒卧在地上——净化烟筒,

算盘戴在手上——手表式计算机,

房子挂在树上——悬挂式房屋,

浆糊粘在钢铁上——胶粘剂,

图书藏在胶片上——缩微技术,

高楼盖在空气上——天空实验室,

电话打在纸上——书写电话、

………………..。

在另一套组画“世界动物运动会冠军赛”中,我着重运用了“比喻”“人格化”的手法。我看到几份关于动物各种功能世界之最的材料,觉得这个素材很适于漫画去表现,所以就把这些动物都比喻成运动员去参加运动会,并夺得了各个项目的冠军,这不是很有意思吗?!所以我画了:

飞得最高的天鹅是“高飞冠军”,

飞得最长的北极燕是“马拉松冠军”,

滑的最快的企鹅是“滑雪冠军”,

跳得最快的大袋鼠是“障碍赛冠军”,

跃出水面最高的四鳍飞鱼是“跳水冠军”,

打斗最凶的犀牛是“摔跤冠军”,

潜水最深的抹香鲸是“潜水冠军”,

…………………。

   在《世界动物运动会冠军赛》组画里,有一幅《响声赛》中,我运用了“夸张”和“虚构”的手法。我把狮子、河马、鳄鱼分别站在三个麦克风前,谁的声音最大呢?人们常以为“兽中之王”的狮子吼声可谓大矣,其实不然,它面前的麦克风闻声未动,而河马面前的麦克风,被吼声震得成了弓形。但我们的“响声冠军”——鳄鱼的叫声却把面前的麦克风震得粉碎了。当然,声音能把麦克风震破,在事实上是不可能的事,但为了便于使人更深刻地、生动地、有趣地了解客观事物的实质,漫画“虚构”、“夸张”的手法,恰能表现其虚构之合情,夸张之合理。这和作者故弄玄虚的杜撰,及无中生有的捏造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回事。美术艺术的真实和现象的真实之间是不能划等号的!

   以上很罗嗦的举了这些例子,是企图想说明运用这些表现手法创作的科普漫画,是否具有一些趣味性了?是否引起人们的兴趣?在此我愿意和同志们一起进行讨论,殷切欢迎批评指正。

 

                                                                                                                  -----摘自《评论与研究》第13期(科学漫画专辑)

                                                                                                                   中国科普研究所   1987年6月

来自: 日期:2015-04-02 13:51:18
返回上一页

西丁 ©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