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随想

西  丁

中国美协漫画艺委会委员、陕西省美协漫画艺委会主任

一个民间学术社团,长达40年几乎没有间断地存在下来,而且长时期的保持其活跃的生命力,在我省是不多见的,这就是“陕西省漫画学会”。

学会的前身是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金箍棒”漫画学会,是在美协领导著名画家赵望云、石鲁的倡导下於1957年成立的一系列漫画会之一。当时成立民间画会,可算是新事物,应该说这是开放搞活的先驱者。

整整40年,学会在1996年举行纪念陕西省漫画学会成立40周年的纪念活动,为学会划出了第一个句号。回头望望,这风风雨雨的漫漫长路,进行一次小结性的思考是适时的。

40年来,有什么成就和缺陷,经验和教训,打上一些问号是很有必要的,对今后的发展大有好处。学会会长李乃良先生主编的这本资料性、纪念性的书是很有意义的。要感谢他们辛勤的劳动。

40年了,要打上一个感叹号,因为情不自禁有太多的感叹。当年创建学会时,一批20来岁的小伙子,而今已鬓须染霜,个个到了退休年龄,人生的黄金时代就在这段时间。他们经历沧桑,把一腔热血、浑身精力、满囊智慧都奉献给所钟爱的漫画事业,怎不叫人感叹!可喜的是漫坛事业兴旺,后继有人,而且,青出于蓝胜于蓝,令人欣慰。

40个春秋,历尽沧桑,一篇小文,怎能道全,许多往事就只能打省略号了。

陕西漫画的路子是走得正的。充分发挥了漫画的功能,尤其主要的功能——讽刺。正如鲁迅先生所比喻的,漫画是匕首、是投枪,陕西漫画之所以能产生很大影响,显示它的生命力,受到读者好评,就在于它运用这个武器,紧紧的为时事而战斗。时事何时需要讽刺,漫画何时就会及时的出现在报刊上。人们关注的时事,就是漫画家们创作的题材。所以40年来学会就是一个战斗的集体,今后还得继续这个传统,继续战斗下去。我们也要同时看到,今日社会生活的需求,也必须开拓漫画的其他功能:歌颂的功能,如时事歌颂漫画;开心的功能,如幽默漫画;传播的功能,如漫画宣传画、广告漫画;叙事的功能,如长篇连环漫画、卡通漫画;图解的功能,如插画漫画、图解漫画等。这一点我们还做的不够,今后应大力提成,要培养一批各种功能的专长漫画家,当然我们并没有忘记漫画的本能——讽刺,该出手时就出手。

学会能坚持40年实属不易,不能不归功于凝聚的力量。君不见当今许多民间社会学术团体,不断在成立,又不断在消失,坚持活动者寥寥,虎头蛇尾者有之。由于这种民间团体,结构是松散的,约束力是微弱的,这样的组织比较“娇气”,是极易碎散的。我们学会自成立以来就注意内部的凝聚力问题,我们是从四面八方、各行各业,为共同的志趣走到一起来的一群人,一群人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现这样那样的矛盾。是大原则问题,党有党纪,国有国法,自不用学会操心。非大原则问题,学会并不回避,按照求存同异的办法,采取宽厚的方式,如理解、互谅、互让、等待等,以求达到共识,许多矛盾就不难解决了。尤其是要提到的是,这种组织要有一批很好的组织者,有一批热心为大家办事,不惜牺牲个人的时间和精力,作风正派,宽厚待人的骨干力量。“金箍棒”能够抡到今天,仍不罢休,就是这样把大家凝聚在一起的。

漫画这条路是不平坦的,学会和漫画家们历经风雨,也走了些坎坷不平的路。画漫画,一般来说,应运用含蓄、幽默来达到讽刺的目的,要含蓄、幽默就不能直说、直画。必然要绕一个弯子,才能产生有趣、发笑的意境,但这个弯子,又不能在画面上,或旁边写上文字说明,这样就容易遭到一些人的误会和曲解,进而甚至怀疑漫画家的诚意,常使画家们啼笑皆非,又不能在报上登个声明来为自己辩解。由此,漫画家受到错误批判的有之,戴上错误帽子的有之。当漫画家是不易的,要能承担得起风险。我认为作为一个漫画家,他必须爱国、爱人民、严以律己、富于幽默感、责任感,是敢于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正义之士,不然,他是不敢选择走进漫画这个行当的。我不是说漫画家就不能出现失误,但原则性、立场性的失误,我们学会还没有发生过。当然,有时跟上一些错误的形势和风向,画了一些现在看来错误的画,如学会举办过“反右漫画展览”,我们画了一些漫画,伤了一些好人,又如举办过“大跃进漫画展”,我们画了一些鼓吹浮夸风的漫画,这些都值得我们深刻地反思的。

精品的产生是我们关注的重点。陕西的漫画数量是可观的,也出现了一些优秀的精品,但为数太少,很不理想。所谓精品,也不意味着要像文学作品那样“十年磨一剑”,花很长时间去画一张漫画,这倒大可不必。漫画毕竟是轻便、灵活的轻武器,用于短兵相接的快速战斗,不必费那么长的时间去慢慢磨,时事也是等不及的。我省是兴起漫画较早的一个省,近几年来有些兄弟省,漫画水平有显著提高,大有后来居上的势头,这不能不使我们自找原因。我觉得,这和我们的精品意识淡漠有关,对于精品的重要性认识不足。满足于数量要求而忽视质量的追求,是漫画家的大忌。要站得更高来审视,精品才是漫画家水平的体现。自然,没有一定数量,就想一鸣惊人,也是不切实际的,也将成为泡影。今后学会也要清醒地看到,学术研究,是我们头等重要的措施。

我们不能忘记陕西漫画的兴起和成长,是和有中国特色的、战斗的漫画传统分不开的,中国老一代漫画家是我们崇拜的榜样。在我们陕西、山西的抗日漫画、延安时代的革命漫画,对我们产生过巨大的影响,特别是当代著名漫画华君武、丁聪、张仃、廖冰兄、方成、英韬等,多次来陕西对我们的关怀和直接指导,使我们受益匪浅,还要感谢中国美协漫画艺委会和各兄弟省、市漫画家们对我们的支持与帮助,不然,我们哪里会有今日。

 

 

----摘自《陕西漫画40年-陕西省漫画学会40周年纪念》

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

来自: 日期:2015-04-02 13:53:39
返回上一页

西丁 ©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