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画」与「观赋」 ——《赤壁归舟图》赏析 牛捷

    渺渺兮余怀,
    望美人兮天一方。
    ——苏轼《赤壁赋》
    西丁创作的《赤壁归舟图》,曾得到很高的评价,观赏过的人无不为之倾倒。
    为什么这幅作品具有如此的魅力?他为什么要以苏轼的《赤壁赋》全文入画,并以此构成整个画面的主体,占据了全部画面六分之五的位置?若用《赤壁赋》中“渺渺兮余怀,望美人兮天一方”这句名言来阐释他的思想境界和对更高层次的追求,恐怕是比较确切恰当的。不是吗,苏轼等人在“饮酒乐甚”之后,“扣舷而歌”道:我心里想得很远,瞻望(那个)美人,(美人)却在天的那一边(按:历代注家均把“美人”铨释为“所思慕的人”,不是指美貌的女子)。在这句名言里,我们可否把“美人”的“美”理解、引申为“完美”、“臻美臻善”这个意思呢?,如若读者还感到有这么点“意思”,并且能够认可的话,那么,这个“美人”不就可以解释成思慕或期盼着更高层次的艺术境界吗?我们是否可以归结为:西丁是在借《赤壁归舟图》告诉人们,也是在告诫自己:对艺术(或美术)我想得很远,我瞻望在天的那一边的艺术“巅峰”,还距离得很远哪!
    诗为情出,画为心生。《赤壁归舟图》是缘物寄情、直抒胸臆之力作,它强调的是画家的主体意识,强调的是画家的“自我”。
    《赤壁归舟图》的整个画面是用《赤壁赋》的全文组构成顶天立地的以红色为主调、间有黑青两色相辅的层层叠叠的气势恢宏的岩石,象征雄伟挺拔耸立万仞的赤壁,而参差不齐、错落有致的赤壁下端,又巧妙地构成源头幽远、深邃浩渺的江流;纵观整个赤壁,呈现出重峰叠峦,整齐中又富有高低倾斜的变化,就在这万仞绝壁之下、滚滚不尽的江流之中,一叶扁舟之上伫立着潇洒自若神情豪放的苏东坡,他手握如椽的巨笔,笔毫上仍闪烁着熠熠的红色光辉,像是刚刚书写完脍炙人口、流传千古、雄视万代的不朽名篇——《赤壁赋》。他凝视远方的端庄神情表现了他身处滚滚惊涛中的镇定自若以及他联想到古往今来的多少事情;他借题发挥,书写周瑜大破曹操的故事,充分表达了他的旷达与深思。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相背而靠地坐在桌前已有微微酒意的两个友人的形象的散懒,桌上散置的酒具,有力地衬托了这一点。至于舟子躬身泛舟的姿态更有力地突出了主体形象的高大,使其处于十分醒目的地位,表现了主体人物精神世界的完美。
    构思上实在独具匠心!
    苏轼曾说过:“吾文如万斛泉源,不择地而出……滔滔汩汩,与山石曲折,随物赋形……”(见《东坡题跋》一)。而在西丁的画里,他通过自己纯熟的技巧,把我们民族典雅人物苏轼所说的以上内容——即人物内在情感,极尽生花妙笔表现如影随形、自然天成、恰到妙处。你可感知作者“随物赋形”的“主观”;同样,你也可以感知被表现内容“随物赋形”的“客观”。他通过《赤壁归舟图》把“主观”内容与“客观”内容,把中国画的气韵、意境、客观情态、主观心境高度和谐和统一在一起利用,夸张变形的漫画手法,极富层次的墨色变化,将他长期从事漫画方面的造诣揉进国画中,使他的作品在典雅奔放中蕴含着恬淡、静谧之美,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造成了完整的艺术效果,完成了对国画这一优秀文化的新的开拓,成为弘扬东方民族精神之魂的国画佳作。
    西丁的国画为了追求艺术个性的特征,不但善于博采中国艺术百家之长,而且勇于吸收西方写实艺术各流派的特色,形成了他自己的一整套艺术处理手法:
    取材——经典人物与事件的内容;
    立意——弘扬民族精神,富有很强的趣味性;
    布局章法——严谨而疏密有致,并独具个性特色;
    笔墨技巧——极富层次的墨色变化,使用漫画手法的夸张的造型,让幽默进入水墨境地等。
    以上种种无一不在发展着国画,开拓着国画新领域。他不但使“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这一与西方写实艺术迥然不同的中国艺术之路得以扩展,还进而使文(章)、书法也有机地融入画面,占了画面的一部或大部,使诗、文、书法、画四者成为密不可分的整体。近年来,他还潜心研究丰富多彩的民族壁画、水陆庵带连环画性质的传统民族雕塑,从而使他所创作的像《八仙图》、《孔子读易图》、《太白放歌图》、《大肚弥勒佛》、《姜太公垂钓》、《酒逢知己千杯少》等佳作,使他在国画创作领域里不断取得新的突破。

来自: 日期:2015-03-19 16:56:00
返回上一页

西丁 ©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