糅古今于心中 抒时代之真情 乔 犁

    在朋友处看到西丁先生近十年前出版的一本精美画册,关于作者的介绍文字,就有中、英、法、俄、日、韩等6个国家的文字,一本画册,用这么多国家文字作介绍,在我见到的所有画家的画册中是唯一的。翻开画册,其中之画作无不让我感到新、奇、美、妙、绝及个性,先生在中国画里巧妙融入漫画的情趣,在中国绘画史上无疑是开创了一代先河。对中国绘画事业自然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贡献。他的画紧紧地吸引住了我的双眼,打动着我的心、打动着我的灵魂……

    西丁,原名陈懋林,四川邛崃人氏。1933年生,1953年毕业于成都艺专(四川美术学院前身),随后来到西安日报当美编,一干就是16个春秋,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中国书协会员、中国科普作协会员,其擅水墨画、漫画、书法,曾任中国美协漫画艺委会委员,被国家文化部、国家美协聘为第六、第七届全国美展评审委员,作品《心胸》、《喧宾夺主》等作品参加了全国第六、第七、第八届美展。曾任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被郑州大学聘请为客座教授,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邀请他为大型辞典《美术辞林》编委及分卷主编,作品近十次参加全国性美展;参加在 、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地区举办的中国画展览多次,作品被中国炎黄艺术馆及美、英、日、法、荷、比、韩、新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展馆,画廊收藏;其事迹被《中国当代美术家辞典》、《国际名人专辑辞典》、英国剑桥等23个国内外辞典收入。

    2001年10月28日,纪念何海霞诞辰93周年及去世3周年、何海霞作品回顾展及作品研讨会,我和西丁先生邻座,吃饭时又和先生同桌,饭间,同桌人互留姓名、地址、联系方式后,我谈了一些对何海霞中国画的一些粗浅认识,又谈了几句对先生作品的观感,先生说:“是,是这样。”又说:“有空欢迎到家里来坐。”

    80年度,成果就非常突出的书画家西丁先生,作画实力早已为大家所熟知。数十年来,凭着一种对漫画的热爱,对中国画的执着与追求,他永不停息地研究着漫画与中国画的结合。

    当年11月初,某日,我拨通西丁先生电话,就去先生家里看望先生,我们之间长达数个小时热谈中国画,先生谈中国画站得很高,我感觉到了先生对中国画的深深理解,感到了先生学识的渊博,感到了先生不但有极深的文化修养,同时还感到了先生对朋友也非常谦和,尤其发现先生和喜欢有思想的人不惜宝贵时间进行深谈。他是站在国家、站在世界的高度谈中国画,可每每谈起先生曾在中国画上取得的辉煌时,先生都是那样的谦虚。

    随着时间的流逝,感情的增进,一天天我和先生成了忘年交的好朋友,我经常去请教先生和先生谈国画、谈书法、谈音乐、谈诗歌、谈人生、谈中外名著,品茶论道,看先生作画,看先生书法创作……先生的画画的很雅,极有诗意,深藏哲理,将中国水墨运用的极为自如,使中国传统文化在其新的思想创作过程中表现出非常具有新时代的魅力。

    有一天,先生非常高兴,几支大小不同的毛笔放在笔洗里,又打开色彩盒,再去铺宣纸,拿起笔就开始作画。先生一笔下去,就非常生动地画出了一个人物的脸型,等干至能画人的鼻眼时,先生用笔的速度非常之慢,像是给活人眼睛作手术一样的细心,终于,画中一位极富情趣的老头儿嘴、脸、鼻、眼都画了出来,这时,他换笔,换色,几笔皴上去,画中的老头儿,似坐非坐,似蹲非蹲地出现在画面之上。然后先生再画脚下和屁股下的石头,再画眼前头顶儿的石柱,用的全是中国绘画传统的手法,其以书法用笔入纸,重抹轻皴,非常讲究笔画的气势和气韵。终于,一张颜色淡雅、情趣无限,极有哲理,非常之美、特别诱人的画作完了。我站远欣赏、爬至画面跟前欣赏。我似乎将这幅画怎么都无法欣赏完一样。

    “很雅,很有情趣、很耐人寻味、很能激发起人展开想象的翅膀。”我说。

    “给这幅画起个名字,叫‘石趣’如何?”

    “可以,我也正想说叫这样的名字。”

    “那好,看起来咱们是不谋而合了。”

    先生拿起一根写字用的毛笔,用焦墨,以汉隶书体,在画面上人的背后,竖题款‘石趣’二字。

    “好!”我再次不由自主的发出赞叹之声。

    西丁先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仔细地把握了一下整个画面,将画面上人的头发和眉毛处又一次细描之后,说:

   “如果你感到这幅画还可以,这幅画就送给你。”

   “这幅画当然不错,我也很喜爱,可我不能要,我能亲眼欣赏先生创作就很满足了。”

   “好,你喝水,吸烟,我将画上的几个字(下转第20页)

 

《终南》 总009期

来自: 日期:2015-12-30 18:57:57
返回上一页

西丁 ©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