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无的西丁 文 皮远乡

                    (《圆通艺术》主编、编审)

    老友从西安来京,到的位于东三环潘家园古玩城旁他儿子家时,早已高朋满座。品茗谈心,点头寒暄,畅述友情。画人相聚,离不开画,大家都拿出了近年自己的作品结集。水彩,水粉,国画,油画,大大小小,厚厚薄薄的画册堆满一桌。翻阅,交流,切磋,探讨,轻言细语,大声争辩,静听默思,话语滔滔,俨然一场创作研讨会。

    一本《西丁艺术》跃人眼帘。打开一看,顿觉喜欢。忙问西丁是谁?谁是西丁?

    只见对座一戴方框眼睛,胖乎乎,矮墩墩的老者欠身站起,慈眉善目,欲言又止。老友赶紧介绍:这位是西丁老师,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老者赶紧补充:“曾任,曾任。”

    手赶紧伸过去:幸会,幸会!

    那天,老友假某酒楼赏饭,吃了不少川中美味,菜品早已忘了,唯记得趁此向西丁老师要了一本《西丁艺术》,带着回家慢慢拜读。

   仍然是喜欢。

   为什么?

   美术欣赏是个体的感受,从感性出发,从喜欢开始。西丁艺术的天真,自然,感动了我,犹沐蕙风,茬苒在衣。

   天真,自然,很宝贵。因他传递的是作者的真情实感。而真情实感之传递,乃艺术之为艺术的本质所在。谁也不爱欣赏装腔作势,故弄玄虚无病呻吟;失去真情,艺术则失去了灵性,失去了生命,何能感人,人人喜欢?

   天真,自然,不易得,因他提现了作者的修养,学识,才情,智慧,精神的追寻。

   读画。我见西丁的画中常钤有一方印:“寻无斋”既然无,又何必寻?细都之后,才知其义。原来,西丁寻的是他人有中之无,在于他人无中生有。有中寻无:突破陈法巢臼,另辟蹊径;无中生有,求变求新,从无法到有法,走自己的路,形成个人风格。穷玩家之无,成自家之有,西丁的“寻无”,深含哲理,画理,体现了他“宁过独木桥,步步风险中”的独特己见,实乃真创造精神矣。

    他的画中,无论是高士野老,还是村夫顽童;不论是对弈,把酒,垂钓,闲谈,还是削面,点烟,遛鸟,倒茶,皆洗练传神,如若天放,如是得知。

    如是得知的西丁,找到了自己的笔墨语言,营造了自己的艺术意境这便是西丁艺术之美------摆脱了客观对象和主观设想的束博,离形得以,意生象外,放大传神,情趣满满像没有艺术感染力都难。

    “相见亦无事,不来常忆君”不见老友,常在念中,一旦相见,清茶一盏,相对而坐,便已心满意足。于是,歪倒椅上,竟至睡意朦胧......一切思念,友情,尽在无言中。联想到目下“无事不登三宝殿登门必为有事来”的实用主义盛行之风,西丁让我暂时得以抽离现实,神游于二位古人营造的超凡脱俗之中。美极,妙极,清凉之极。

    说到艺术感染力,自然离不开笔墨技巧。离开笔墨技巧的锤炼,中国画“毛将焉附”?西丁的笔墨亦是讲究。这让我想起前些年的一场有关“笔墨”的辩论。吴冠中老先生的一句“笔墨等于零”,顿时掀起一场画坛波澜,至今仍未平息,见仁见智,各有说辞。其实,许多人并未读过原文,只是被这五个字所刺激,所震惊,便借题发挥,说长论短,实乃误会。这场辩论,歪打正着,反而更引起了大家对笔墨的兴趣,对笔墨的关注。吴老师事先恐怕没有想到吧。

    吴老师其文开宗明义便道:“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笔墨,其实价值等于零”。笔墨是技巧,技巧是传达思想情感的手段。艺无涯,笔墨形态亦变化万千。看西丁的画,我感到,他的笔墨正是这样:随描绘对象而变,随他对对象的理解,体验而变。

    《酒逢知己千杯少》,浓墨细细画出松针,松枝摇曳,松涛起舞,松下对坐两位,不知是否是诗仙李白,诗圣杜甫?只见一位虎背熊腰,身着黄衣,一位瘦骨清像,身着蓝衣。臀已离座,身已抬起,手捧酒盅,平伸的双臂,像是能无限向前延伸,欲碰之一饮而尽。画中除人物须发,眉眼用浓墨勾勒之外,面部、服饰、酒壶、石凳、全用没骨画法,间以浓淡色墨渲染。控制到位,又似率性而为。体感、量感、质感、动感、触手可及,意境、意韵、意趣、意味,徐徐渗出,超乎象外,可察、可品、可意会。

    艺术的感染力,或曰艺术的魅力,需真情浇灌,靠技巧塑造,以学养支撑,才能日益成长,万到无穷,画品人品,相辅相成。

    学养何来?全靠积累。

    青年西丁向往辽阔的草原,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大学毕业后,主动请缨,走过难于上青天的蜀道,穿越秦岭,去到西安。哪有草原哪有羊?但他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在这片黄土地上扎了根,几十年来,他长期在报社工作,从事漫画创作,收获颇丰,获奖无数。

    艺术创作,离不开哲思,漫画尤甚。西丁在他的艺术创造中,将漫画的夸张、变形、概括、洗练,一针见血,一剑封喉的优长都吸收过来,分寸、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控制得游刃有余。相马的伯乐,独具慧眼,面壁的达摩,已与山崖融合为一,醉琴者的痴迷,搔痒人的谐趣,均出神入化。

    1979年后,西丁调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长期担任秘书长工作,他以宽厚、实干的作风,把协会工作做得生机勃勃。之后,有了更多的时间,西丁转向水墨人物画,《西丁艺术》出世,形象的亦庄亦谐,构图的虚实均衡,色墨浓淡干湿的对比,人物形象,情感的瞬间捕捉,诗词、书法的合作安排,有技巧、见功力,有对生命的感悟,有对社会的思考,是艺术大美的追寻,是人文精神的张扬。

    西丁案头有两条座右铭:“天上的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我们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西丁以求新的精神,持”寻无“之钥匙,打开了艺术宝库之门,铸造了他特有的没骨人物品牌。

    我喜欢《西丁艺术》的几句感叹,不径而走,传入他的耳中,电话打过来,邀我为他写几句。我既非美术理论家,又非画坛名角,几十年来,编书编刊,眼看青年成俊秀,学子成大家,为人作嫁,乐此不疲。遵命所写这些读画感想,缺学术含量,少理论深度,献丑了。

                                                                                                                                                              写于己丑年谷雨时节

                                                                                                                                                    《园通艺术》2009年 总第三期

来自: 日期:2015-12-30 19:05:05
返回上一页

西丁 © 2015